相关文章

网传云南玉溪地震引恐慌 起因是收到防灾应急包

    玉溪澄清"大地震"谣言 警方介入调查  

   “玉溪6日要发生大地震”流言满天飞,有人为此逃离玉溪玉溪大地震

  谣言起因竟是部分市民收到“防灾应急包”,警方已介入调查

  6日,平静如常。部分玉溪人是在惴惴不安中度过这一天的,他们担心的“玉溪6日将发生大地震”,终究没有发生,这个坊间谣言不攻自破。“谁乱散播谣言的,真该死!”昨日,就职于玉溪某银行的陈女士忿忿向记者抱怨道,“我都几天没睡好觉了。”

  “听闻玉溪将发生8.6级大地震,震中为通海九街,时间是11月6日,求证。”这样一则简单的消息,在名叫“冷血”的网友率先发布在玉溪人气最高的“高古楼”网站上后,一石激起千层浪。联系到玉溪红塔区最近给城镇和农村居民免费发放的防灾应急包,许多网友竟信以为真,并开始了传播。口口相传中发生的信息变异加剧了市民的慌乱,晚报热线就接到过不少相关的求证电话。

  昨日,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驻“高古楼网站”警长李正平表示,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有人开始逃离玉溪

  10月中旬,玉溪红塔区各乡、街道办事处的居民们陆续领到了一个云南省减灾委发放的“防灾应急包”,里面有一本防灾应急手册,一瓶水,一块压缩饼干,外带几个创可贴和棉签,小手电,一个口哨一卷纱布等物品。

  领到“应急包”的市民们最初都很高兴,“政府又为老百姓办了好事。”可没过多久,坊间就有了“要发生地震”的传言。高古楼网站上挤满了各种求证,只不过地点有时是玉溪大营街,有时是通海,有时是澄江。接连数日,记者也不断接到求证地震消息的电话和短信,有的读者称,不敢在玉溪住,已逃往异地。

  10月26日,网友“冷血”的帖子让这些猜测达到了极致:“听闻玉溪将发生8.6级大地震,震中为通海九街,时间是11月6日,求证。”

  网友主动辟谣

  事实上,玉溪当地媒体早在9月份就发布过信息, 称玉溪市加强“三小”工程建设, 防灾应急“三小”工程,即“一本宣传小册子、一个小应急包、一次小型演习活动”。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防灾减灾工作,明确提出全省规划用5年时间完成“三小”工程建设。为确保“三小”工程建设顺利推进,省政府决定在易门县举行云南省防灾应急“三小”工程示范活动,并同意玉溪市用1年时间全面推开“三小”工程建设,为全省实施“三小”工程建设提供经验。

  绝大多数网友在谣言传播的同时,也主动参与到了辟谣的行列中。网友“花眼世界”10月31日发帖说:“地震之说切勿以讹传讹”,并从各个角度阐述了地震的常识。

  随着网友的不断辟谣,慌乱的情绪没有在网络上蔓延。但在坊间,谣言仍在飞。

  官方发短信辟谣

  3日,绝大多数玉溪市民都收到了红塔区防震减灾局发布的一条短信,“全区发放的减灾应急包不是有地震要发生,是为了落实省委、省政府防灾应急‘三小工程’建设,增强全民防灾意识,提高全民互助意识。”

  红塔区防震减灾局在其官方网站上称:由于目前部分市民还未领到急救包,而近年来各类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汶川地震伤亡惨重、损失巨大,部分市民过于敏感,地震谣言以讹传讹,导致民间出现了大面积的猜忌和恐慌。区委、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这一事件。防震减灾局在全区六百多块电子显示屏上滚动发布地震科普信息进行宣传和辟谣,同时与中国移动红塔区公司联系,对全区18万中国移动手机用户发布了一条地震辟谣信息。

  李正平告诉记者,“网友‘冷血’已经到我们局做了笔录,可是他也不是谣言的源头,他是在工地上听到有人讲6日会发生地震才到网上发帖的,但他确实是网络谣言的最先传播者。目前,警方正积极地对谣言源头进行调查。” (李继升)

  谣言是这样传开的

  玉溪要发生地震的传言让许多人做出了一次艰难的选择:逃离玉溪。从事媒体工作的郭先生接到了电话,几乎是同一种声音,“玉溪要发生地震了,我们出去躲几日。”

  出于职业习惯,郭先生首先想到的是求证。可来自官方的消息迟迟不见,只有零星的网络辟谣的声音。“基于理性的判断,我相信那肯定是谣言,但是随着打电话问的人多了,我也害怕了。”

  风起于青萍之末,一则包含着错误信息的求证帖子如何演变成一起风波,除了谣言本身之外,我们需要思考的东西还有什么?此时我想起作家慕容雪村在《中国,少了一味药》中曾写道,“有一种社会之病久治不愈,原因也是少了一味药,这味药就是常识。”

  就这件事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事件的起因很简单,就是红塔区的居民陆续领到了“防灾应急包”,这份“天上掉下来的午餐”令许多人在高兴的同时,也滋生一种不安的情绪,“是不是要发生地震了?”

  在没有官方消息的情况下,人们只好将求证的目光投向网络。当“冷血”的帖子出现后,不安情绪爆发了,于是开始有人逃离玉溪。“一个时间地点指向非常明确的帖子,很容易被认为是确切消息,哪怕它带有求证的字样。”李正平说,因为来自官方的言语少之又少,作为官方与民间桥梁的他刚开始也只能口号式地请求网友们不要“以讹传讹”。

  常识就这样被击得粉碎,谣言越传越广。晚报记者还接到了不少公务员求证的电话。

  11月3日,官方通过手机短信发布了辟谣信息,这距离谣言散播已经一个星期。随后的几日,谣言并没有完全散去,直到6日过去,才宣告了谣言的终结。

  “官方处理不及时,才导致了谣言的大肆传播。”市民张维向记者抱怨,“如果刚出现谣言,官方就能出来说明,大家何必提心吊胆过日子。”

  此次风波让高古楼网站的管理员马力颇有感悟,“今后对于类似信息,论坛都会做监控,第一时间会找到相关部门求证,如果没被证实,论坛会相应做一些话题设置和引导,避免错误信息扩大。”

  (李继升)